苏轼VS李贺:两个天才同场考试,笑到最后的人生到底有多爽?
发布时间:2019-11-01 14:31:41    来源:一弈围棋学苑    访问次数:1423次
《壹》

公元1080年(元丰三年)2月1日,43岁的苏轼刚刚出狱,便被贬到黄州(就是如今的湖北黄冈)任团练副使。和儿子苏迈走了一个多月,才从京城走到了任地。



彼时的黄州,可不像如今这般人文鼎盛,在全国数得出名字的州县中,黄州是贫困县中的特困生。苏东坡的看到眼前穷僻闭塞如斯的黄州,足足叹了五分钟气,更让他难熬的是另外三件事:
一是昔日里诸多朋友都难以联系,近一年时间里他写出的信全部已读不回,“平生亲友,无一字见及,有书与之亦不答”。

二是往常充裕的钱囊也变得寒酸,一家人暂住在一个破驿站里,衣食住行都成了大问题,要知道家境不错的苏轼过去可从不会为这些事发愁;



更要命的是,团练副使是一个彻彻底底的闲职不说(一般都用来安置贬谪官员),还不允许他随意出行,想要四处寄情山水是不可能了,踏出黄州一步都要给上级部门请示,基本等同于不管食宿的软禁。

年逾不惑的苏轼,会怎么办呢?

时间往前推270年,有一个颜值也不太行的年轻人也遭遇了差不多的事情。



公元811年(元和六年)5月,一个叫李贺的年轻人来到长安求官。这是他第二次来到长安了,他的心情很不好,长安貌似不是他的福地。

第一次他来,是为了报考进士。结果因为“父名晋肃,子不得举进士”的莫名其妙的规定,给他当头一棒,几欲为之泣血,捂着脸哭唧唧的回乡去了;这次来,是参加国家公务员考试,对于天分极高、志向远大并且已经在诗坛小有名气的他来说,最终得到一个“奉礼郎”的职务(其实就是在朝廷举行各种丧葬祭祀仪式的时候的一个引导员),并不算什么好去处。



刚满21岁的他,整日里愁容满面,见谁都要倒苦水。没办法,满怀心事的他也赴任去了,毕竟还要养家糊口呢。


《贰》


苏轼在黄州,尚不是人生的最低谷,晚年他还被贬去海南儋州,差不多等同于让现代人搬去亚马逊生活。




苏东坡没有怨天尤人。在黄州,苏轼给自己取了个新名字:“东坡居士”,完成了从一介儒生苏轼到正史野史留名的苏东坡的变身。因为他幸运的得到太守划拨的一块城东缓坡上的废地,春播秋收,犁地挖田,每日辛勤劳动,苏东坡带着一家人干得十分卖力。渐渐地,粮食多了,身体好了,心情也好了。





他就像个吸铁石,四面八方的朋友都来黄州常住,让荒僻的黄州成了一块文人雅客的热土。同好相聚,佳作不断。在这里,他写下了《前赤壁赋》、《后赤壁赋》和千古绝唱《念奴娇•赤壁怀古》,以及最能反映他个性的《定风波》。


(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。雨具先去,同行皆狼狈,余独不觉。已而遂晴,故作此)

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徐行。

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。

料峭春风吹酒醒,微冷,山头斜照却相迎。

回首向来萧瑟处,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



即使后来62岁被贬到儋州,在宋朝,这是仅比满门抄斩罪轻一等的处罚,他也从未对人生绝望,他在儋州办施仁政,办学堂,兴文风,许多人不远千里而来求学,直接助力儋州“破天荒”的拥有了历史上的第一位进士。



他的所到之处,都受人热情招待,百姓夹道欢迎。黄州、颍州、儋州……这些本不为人知的地名,因为苏东坡,而被历代文人所景仰。

周遭的环境让苏东坡人生遇冷,苏东坡却用灵魂为墨,以心为原点,以意志为半径,画出属于自己的圆满。

《叁》


对中国古代文化历史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,苏东坡和李贺,都是灿若星辰的古代文学天空中不容忽视的名字。同样仕途遇冷,同样生活困顿,同样痛失爱妻,同样被命运一贬再贬,他们却交出不一样的答案。如果李贺乐观豁达如东坡,未必能成就诗名,但也未必会英年早逝。



没有人是一座孤岛。当世界与你为敌时,谁能独善其身?当人生对你转身时,谁能逆流而上?不过人的一颗心,总应该温暖向阳。

如东坡般“一蓑烟雨任平生”,
几人不为之风度倾倒?
如东坡般把他乡当故乡,
谁说异乡人不能夜夜安眠?
不为当下的环境所困,不自缚于难解的心境,谁说命运不会打开另一扇门?



他从未对命运低头,也不轻视际遇的安排,他用深邃而乐观豁达的人生观,很快就放开小我的愁闷,在黄州取不尽用不竭的风月山水间,苏东坡寻得了平静,顺应他生动有力的本性,成为了令人望尘莫及的旷古奇才乐天派。

如林语堂在《苏东坡传》序言中所说:“他保持天真淳朴,终身不渝……他的诗词文章,或一时即兴之作,或是有所不满时有感而发,都是自然流露,顺乎天性。”



宠辱不惊,胜败两忘,至人无己,神人无功,圣人无名。找到了“天地与我并生,万物与我为一”大自在的人,用一生活成了一颗不朽的星。大江东去,无问东西,逐浪而去,笑谈渴饮,天地间自有响亮的回音。



有的棋子,开局就是妙手生花;有的棋子,中盘被弃,或被“连坐”而亡。如果只看局部,就会在局限中反复挣扎。只有怀以平常心,站在高处览全局,才能坦然面对跌宕起伏,此消彼长,才能真正把握时机,把握命运的走向。


一弈围棋学苑 © 





返回上一级